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新闻

百度出海频受挫,到底是动了谁的奶酪?

新闻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7 15:49:39

猎云网注:投入重金的搜索业务出海受挫之后,百度转向了被证明可行的工具出海战略。然而近日,百度旗下移动应用及移动广告平台的46个应用程序被谷歌下架,广告平台也被暂停,未来还会有更多应用被删除。回望历史,百度的出海之路波折不断,而现在,留给百度的空间已经不多了。文章来源:志象网(passagegroup),作者:罗瑞垚。

上周五,来自DO Global的46个应用在谷歌商店中消失,广告平台也不在谷歌AdMob上接受广告。据BuzzFeed报道,谷歌准备全面封禁DO Global,还会有更多应用将被删除。

DO Global是一个全球移动应用及移动广告平台,由原百度国际事业部剥离出来的小熊博望科技有限公司运营。2018年5月,原百度国际事业部一分为二,一部分为百度AI出海,小熊博望则打包全球移动应用及DU Ad Platform(DAP)广告平台业务,独立融资和运营。

百度仍是小熊博望的重要股东,据36氪报道,百度在线及百度糯米在小熊博望共持股约45%,原百度国际事业部总经理胡勇担任公司CEO。

投入重金的搜索业务出海受挫之后,百度转向了被证明可行的工具出海战略。胡勇曾表示,工具型产品可以获取用户和了解市场,在此基础上再开发新产品。小熊博望就被视为是这种思路的继承者,一方面开发应用,另一方面接入谷歌移动应用广告平台AdMob,以广告形式变现。

被下架的其中两款应用

此前,DO Global在Play商店中有约100个应用,安装量超过6亿。BuzzFeed报道称,这是谷歌对应用开发者实施的规模最大的禁令之一。

去年年底,猎豹移动和新美互通(Kika Tech)的两款应用也被从谷歌商店中下架,理由是这两款《自然:神经科学》论文:动物视觉系统里的RNN能加速物体识别应用存在“欺诈和恶意行为”。

谷歌表示,内部调查发现,猎豹文件管理器和Kika Keyboard输入法包含用于执行广告欺诈——即点击注入和点击泛洪的代码。当时,谷歌也从AdMob移动广告网络中将这两款应用删除。

DO Global回应称,经过内部调查,有些应用程序确实存在不规范,“我们完全理解并接受谷歌的决定。 此外,我们积极与谷歌合作,对所涉及的每个应用程序进行了彻底的审查。”

被指涉嫌“广告欺诈”

4月17日,BuzzFeed发布了一则报道,称网络安全和广告欺诈研究平台Check Point和Method Media Intelligence发现,有6款DO Global的应用在欺骗性地点击广告以获取收入,其中至少有两款包含有可能被用于不同形式欺诈的代码。

报道称,在谷歌商店,开发者很容易隐藏自己的身份并获取大量的用户数据,然后滥用这些数据来产生点击,从广告主处攫取利益。

BuzzFeed的报道发布之后,谷歌回应称,这种形式的“点击欺诈”很少见,违反了其政策,已经将6款存在广告欺诈行为的DO Global应用拉入黑名单。“我们明确禁止Google Play上的广告欺诈和服务滥用。”一位谷歌的发言人称,“如果某个应用违反了我们的政策,我们会采取包括禁止开发者在商店上发布等措施。”

被下架的6款应用的下载次数已经达到了4000万次,均为Selfie Camera(自拍相机)、Total Cleaner(清理工具)、AIO Flashlight(手电筒)等工具应用。

此外,有些应用并未直接列出DO Global为开发者,而标记为Pic Tools Group、Photo Artist Studio等名称,并未披露是由DO Global所有。

有些程序还被认为过度获取用户权限。以AIO Flashlight(手电筒)为例,它要求获得31个权限,其中7个属于安卓标记的“危险”权限。

4月26日,谷歌又下架了40款DO Global的应用,其中20款的开发者为DO Global,14款则在对人工智能的监管需要坚持果断才能事半功倍Applecheer Studio名下。

BuzzFeed援引知情人士称,消息人士表示,谷歌正在全面禁止DO Global,将会有更多的应用程序被下架。

波折不断的百度出海路

百度的出海征程,可谓起了个大早,却赶了个晚集。早在2006年,百度就开启了国际化之路,但到目前为止,却明显地落后于阿里巴巴和腾讯。

2006年至少融资 5 亿美元 高瓴资本拟将旗下宠物医院资产 IPO,谷歌进入了中国市场,并且增长迅速,直接威胁到了百度的搜索霸主地位。百度决定走向海外,与谷歌展开全面对峙,首选的一站是日本。

2007年,百度日本分公司成立,又先后聘请了索尼、雅虎的前高管掌舵,可谓声势浩大。但最终却渐渐沉寂,2015年百度日文搜索引擎关停。

搜索引擎本土化的失败,百度教训惨痛。百度进入日本市场时,谷歌和雅虎在市场上占有绝对优势地位,留给百度的空间本来就不多,百度在战略上也未能吸引到本地用户,最终黯然认输。

转折发生在2012年,此前在华为巴西公司任总经理的胡勇加入百度,担任国际事业部总经理,百度国际化彻底转向,转战东南亚、巴西等新兴市场,并放弃复制搜索业务的做法,通过工具型产品来打开市场。

工具出海是当时的趋势。猎豹、APUS、联想的茄子快传等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百度以浏览器、应用商店等产品矩阵打开市场,并在2015年也推出了移动广告平台DAP。

但在海划重点外做流量生意,百度并不比谷歌、Facebook这些老手更有优势。百度在多个市场进展寥寥,既没有打出名声,更没有挣到钱。

直到去年5月,小熊博望从原国际事业部剥离,新的国际事业部聚焦AI的全球布局,推动百度DuerOS、Apollo等核心人工智能技术产品的出海落地。

而从工具矩阵转向移动广告平台的小熊博望,跟猎豹、APUS等公司的业务类似,但与其他公司相比体量也并不占优势。

截止目前,小熊博望(DO Global)的网站已经暂停运营,只显示了针对应用被谷歌商店下架的相关声明。

天猫618见证新零售中国方案点亮全球滴滴宣布成立司机服务部,年内将设立2000名司机服务经理“新西安人”助推房价上涨 房源依然紧张

相关推荐